從張景森酸文看公共論壇之傾圮


【嬰兒與母親電子報】提供完整婦幼保健觀念,兼具實用性、權威性、知識性的婦幼專業知識。 【跟我學日語—高級報】每週文章介紹日本相關資訊,讓你不僅可認識日本,更可藉由閱讀文章來加深日文程度。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6/04/29 第3732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張善政與謝長廷
聯合報社論 聯合/從張景森酸文看公共論壇之傾圮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貨幣政策效果已越過折返點
民意論壇 追螢之旅 生命教育的奠基
日扣台漁船╱我對日擁抱 日對我插刀
日扣台漁船╱蔡英文脫中 美日收回甜頭
日扣台漁船╱罵馬不轟日 看清政客嘴臉
八仙塵爆案/再議強制程序 應由當事人選擇
新內閣公布/換位就換腦袋 至少要交代
新內閣公布/給新閣員鼓勵
單憑考試 怎能選出談判人才
酷經濟╱電信三雄好股利 技術進步卻慢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張善政與謝長廷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張善政再隔廿一天就要卸任閣揆,曾當過閣揆的謝長廷則再隔不久就要出任駐日代表。民眾不妨比比看,他們兩人,誰更在乎台灣的尊嚴?

發生日本扣我漁船事件後,張善政院長怒斥,沖之鳥礁「只有三個榻榻米大,也能叫島?」並質問日本:「堂堂大國怎麼會做這種事?」他說,日本在公海登我漁船霸凌漁民,絕不能這樣吞下去;隨即拍板海巡署周六將展開護漁行動,力挺漁民到底。

同一天,謝長廷未等蔡英文正式宣布其人事,自行接受日本媒體專訪,稱將接任駐日代表。他臉上堆滿笑容,言下喜不自勝,稱退休後能同時為日本人民和台灣人民服務,這是「人生的一個圓滿」。對於漁民在沖之鳥遭非法待遇,這位準駐日代表則輕描淡寫,只說要檢討「台日漁業協定」。

一位是即將卸任的閣揆,一位是即將使日的代表,兩人對押船事件的態度竟如此天差地別。如果「東聖吉十六號」是非法越界捕魚也就罷了,如果事情發生在雙方爭議的釣魚台海域也另當別論;但事實是,這是在日本擅自擴增的沖之鳥礁外的公海,是一次侵犯主權的非法逮捕事件。而謝長廷只顧對即將使日的美好願景談笑風生,卻對近在眼前的侵門踏戶事件不以為意,這種態度,令人瞠目結舌。

謝長廷自稱,他是政治派任,不是職業外交官,這代表未來台日關係不需要有太多「對立性的交涉」。這是說躺著幹就行,是嗎?請教蔡總統。

   


聯合報社論

聯合/從張景森酸文看公共論壇之傾圮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準政務委員張景森在臉書發表「史上最Kuso的社運」酸文,一則諷刺「那些為正義哭得死去活來的文藝青年」,二則譏嘲文林苑王家因此大獲其利。此舉引起外界反感,準閣揆林全也認為發言不當,並提醒閣員「要解決問題,而非製造爭議」。事實上,這次事件遠不只是一次失言風波,它折射的是台灣公共論壇傾圮的荒蕪景象。

張景森的發言不當有三:第一,是角色的不當。他是再隔廿多日就要上任的閣員,對社會議題發言應知所節制,不能像尋常網民一樣肆無忌憚。第二,是態度的不當。文林苑事件對台灣都更構成嚴重衝擊,其間涉及錯綜複雜的因素,張景森卻用粗暴的訕笑否定了社運的青年,甚至夾雜粗話,極為輕佻。第三,論點的不當。張景森主張公辦都更,欲藉此否棄自辦都更,這是片面之見。但他避談文林苑抗爭訴求的居住正義,又譏諷王家坐收其利,卻看不出他有解決問題的思維。張景森難道希望對峙僵局最好無解?

除了言論惹議,更令人好奇的是,一位活躍在權力圈廿多年的政治人物,為什麼選擇以「發酸文」的方式來表達意見?原因無他,近年來台灣公共論壇日漸萎縮,尤其在「自媒體」或「社交網站」興起後,人們對於認真、嚴肅的討論已失去興趣,專業人士沒有發言空間;相形之下,「嗆聲」、「打臉文」、「酸文」則大行其道,在小眾間引起熱議之後,很快能獲得大眾媒體擴大轉載。一向言行輕狂的張景森熱中此道,是迎合社會潮流。

當嗆聲文化盛行,當打臉酸文成為主流,其結果,大大提高了民間輿論空間的酸鹼值。在酸度飆高的情況下,中性的主張往往遭到排斥,客觀的意見更沒有立足的空間。亦即,當人們追求的只是直覺的叫罵或嘲諷式的快感,而不是抽絲剝繭、窮究道理的理性;那麼,公共政策的討論便注定只能流於浮泛的情緒,再難有深度可言,當然也不可能尋獲社會共同認可的價值。

包括自稱「獨立記者」的陳育賢散播馬總統疑似走光照,並引起瘋狂轉貼,正是這類「酸質文化」的表現:不喜歡特定對象,就要千方百計加重醜化,即連造假、自失格調也無所謂。在這種情況下,就連做為一個人的正當品格都無法保持,卻振振有辭地宣稱自己有一貫的政治信仰,這樣的政治立場豈不可悲?

再看,張景森這次失當發言,社運界只有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站出來譴責,要求民進黨將他從內閣名單刪除;而當年參與抗爭的文藝界人士,則皆靜默不語。這樣的場面,比起當年文林苑抗爭現場之熱烈,顯然極不相稱,也反映了台灣社會對話之困難。

林飛帆之所以義憤填膺,主要是不滿太陽花運動被民進黨用過即棄,綠營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場已大幅退卻。而文林苑抗爭者之所以無言,或許是自認遭到王家的背棄,已經失去了著力點。其間的偌大變化,也恰恰凸顯了台灣社會運動的兩面刃:當街頭站著真人(尤其是學生)抗議時,群眾的訴求便顯得無比神聖,可以壓倒一切現實;但當群眾退去,社會情緒冷卻後,他們留下的問題卻依然無解,只剩下個人的惆悵與挫折。多年來,台灣一次次陷在這種「街頭熱情」與「政治背叛」的循環中,最後留下的,卻只是找不到解藥的冰冷現實,以及躁動後不知何去何從的社會倦怠,令人遺憾。

張景森的酸文,暴露了他的冷酷,缺乏一個政務官應有的關懷和持重。他對文林苑抗爭運動的譏嘲,儘管刺耳,卻也點出了一場自命神聖的群眾運動之致命弱點。問題是,文林苑住戶和社會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究竟學到了什麼?我們認為,台灣的公共論壇必須降低「酸值」,民眾的「嗆聲」和「打臉」文化必須反省、減量,才可能為台灣的民主政治引進正面能量。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貨幣政策效果已越過折返點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美國聯準會(Fed)與日本央行在24小時內先後召開會議,同樣決定維持現行政策格局不變。Fed的決策穩健,市場反應淡定;但數小時後日銀的決定,卻引發日股重挫、日圓猛升。由美、日央行的決策及影響,進一步證明貨幣政策的效用已達極限。

先看美國。Fed在會後聲明中,暗示今年初以來全球經濟及金融緊張已經緩和;實際情況則是原油、商品及股市回升,美元普遍走貶,中國第1季經濟也出現走穩信號。這意味Fed未來幾個月的升息之門已經打開,只是時機尚未確定。

變數在於美國國內經濟成長減緩,家庭支出遲滯。就業人數雖持續增加,卻難以推動工資及通膨加速上升。紐約區聯準銀行現在預估第1季經濟年增率僅0.8%,第2季也只有1.2%。基於美國國內成長減緩,又使升息展望更加複雜。

Fed主席葉倫最關心的兩項因素分別是美國的通膨動向,及中國經濟成長勢頭。國際油價與商品行情回升,美元回貶,皆有助於美國通膨上升。至於中國經濟,「經濟學人」形容為「強久必弱,弱久必強」,周期是「強三季、弱三季」,而今年1~3季將是上升期。依此研判,Fed在6月中或7月底升息的機率偏高。至於今年是否會有第二次升息,目前研判還言之過早。

日銀28日雖同樣決定不採取新措施,卻為市場帶來「驚嚇」。由於近月來日圓升值,為日本的薪資及投資展望蒙上陰影,因此日銀的決策並不符合市場多數的預期,而市場反應當然再次令日銀失望。

日銀今年似乎流年不利:零利率,零效果;負利率,負效果。但真正關鍵在於日銀病急亂投醫,一昧模仿抄襲,完全忽視日本社會的特質。日本儲蓄傾向原本就相對較高,而人口高齡化使民眾更重視儲蓄,因此實施負利率當然引起民眾恐慌,生怕儲蓄遭到剝削,因而不僅不會增加消費,反而更看緊荷包。企業鑒於消費不振,自然不願擴張投資及提高薪資,結果又打擊消費,引發惡性循環。

日銀這回決定按兵不動,顯然是在賭日本消費者及企業信心終將回升,日圓會因美國升息有望而回貶,並指望美國經濟復甦能拯救日本。再者,日本7月將舉行參議院選舉,一向善觀政治風向的日銀總裁黑田東彥也不願此時輕舉妄動,以免再惹民怨,淪為選舉失利的代罪羔羊。但金融市場卻認為日銀已經無計可施,於是日股重挫,日圓也因市場風險升高而猛升。

美、日央行都維持政策不變,加上歐洲央行上周也暫停進一步擴張,益發凸顯出非傳統貨幣政策對經濟的短期刺激效果已經越過折返點,繼續推動所產生的正效應可能小於反效果。負利率雖能降低資金成本,但消費及投資並非只看利率高低;如果民眾憂慮所得無著,企業擔心血本無歸,則利率再低也將難以刺激消費與投資。「牛不喝水強按頭」,當然只會有反效果。

總結歐、美、日的經驗,證明金融海嘯所引發的「財務性衰退」,復甦過程原本就是既漫長、且痛苦。先進國家採取各種傳統及非傳統的寬鬆政策,只能抑制經濟下降的幅度,或阻止經濟陷入衰退,但政策所能產生的復甦力道也相當軟弱。至於新興市場,經歷的是「循環性衰退」,即原物料供需失調;修正的過程同樣痛苦,但時間相對較短。今年來油價及商品價格回升,便是之前生產者縮減供給的結果。

展望未來,國際經濟仍將維持緩慢、但持續的復甦,原因是先進經濟體人口老化、貧富不均及生產力偏低,壓縮長期成長潛力的下降,要提振經濟也必須針對這些結構性因素著手。過度依賴激烈的貨幣政策,不僅無法扭轉經濟頹勢,反而將打亂經濟調整的步調,並引發金融市場間歇性的動盪。

   


民意論壇

追螢之旅 生命教育的奠基
孫振義/政治大學地政系副教授(台/聯合報
臉書中一張五年前舊照片,喚起了筆者到「富陽生態公園」參訪記憶。那年入夏之際,與幾位同好在台北近郊賞螢、遠眺北市夜景,伴著涼涼的晚風,誰說城市發展與自然生態間的平衡點難尋?

然而,台灣為何「必須」要推動生態環保?

一、生物多樣性是人類最大的保障

多年前,H1N1新型流感病毒肆虐全球造成一萬四千多人死亡記憶猶新,然而近年竟出現一則震驚中外新聞!幾位科學家僅為證明H5N1病毒有可能在突變後,出現足以引發大流行疫情的病毒株,遂以貂進行實驗,結果發現H5N1歷經十代基改培養,即具備藉由空氣傳播的能力,亦即就有能耐引爆大規模流行!科學家何等瘋狂?

既然人類中此種自毀長城者大有人在,當然就得多留下一些生物活體以備不時之需,在未來當不知名病毒肆虐時,一同與其他動物拿來研究抗體解藥!長遠來看,這至少比用「慈悲為懷」云云說教來的實際些。

二、生態旅遊是台灣最棒的產業

人類在集體生活模式中,逐步衍生出農業、工業與資訊革命等歷程,今日有許多國家與城市單靠商業與觀光收入即可立足。反觀台灣,從一級產業到四級產業無不苦心經營,卻忽略了第五級「生態旅遊&文創」產業。

事實上,台灣也有生態旅遊案例,如「阿塱壹古道」以控制參訪人數、必須雇用當地導遊的配套,成功地達到兼具海岸保護、生態保育與觀光經濟之目標!台灣各城市與近郊多有極具觀光與保存價值的文化與生態資源,何不循此多贏思維發展?

三、生態環境是最好的生命教育素材

今日,隨機殺人事件層出不窮。除了責怪政府、法令、社福與教育外,其實輕忽「生命教育」恐也是主因。缺乏對於生命的接觸、體悟與感受,可能出現偏差,如透過對生物生命周期的觀察與瞭解,能夠建構出知恩圖報與社會互動的基礎。

以螢火蟲為例,從其為幼蟲時所食、背景溫度、水質條件,羽化後覓食、尋偶、生子的環境基礎,各生命周期中的天敵與外在威脅等情況,又何異於人生之食衣住行、生老病死?在有限的生活環境中多保有一些生態蹤跡,能彌補傳統課堂教育的缺遺。讓更多的體驗、體諒經驗,轉化社會的暴戾之氣。

近日,報載螢火蟲復育有成,連大安森林公園也得數十隻可觀,想必今夏全台又將是處處「螢火派對」,好不熱鬧!然而,這樣的盛事,除了需本著生態與生命教育意涵外,同時亦要意識到任何人為活動,恐也是種干擾。否則豈不辜負了這些掙扎著生命、紛紛起舞的螢光,以及其可能誘發出的生命教育火種?

   


日扣台漁船╱我對日擁抱 日對我插刀
黎建南/自由作家/聯合報
大陸文革時期有則笑話,甲乙兩人相逢擁抱,甲對乙背上狠插一刀。乙問:「既然你將我擁抱,為何還背後插刀?」甲答:「如果不把你擁抱,如何能背後插刀。」

此次我漁船在沖之鳥礁附近被日本強扣一事比起那則笑話更扯,台灣「非理性抗中,無原則媚日」,像自動對日投懷送抱,而日本是當面狠狠插你一刀。

沖之鳥礁十六世紀時,西班牙發現並予記載;一七八九年,英人道格拉斯(William Douglas)到達該礁,重命名稱「Douglas Reef」即稱之為reef(礁)。

一九二○,國際聯盟將管理權委任日本政府。三一年,軍國氣焰高漲的日本將該礁劃由東京府管轄,使其由管理權變管轄權。五二年依舊金山和約,該礁隨小笠原諸島,由美國託管。六八年,美將小笠原群島歸還日本,日本擁有該礁主權,我們可以認同;但絕不認同它是島,而得主張兩百浬經濟海域。

沖之鳥礁高度及面積不斷縮小,一九三三在漲潮時還有五個礁石露出海面,八二年尚可見四個;八六年就只剩下東露岩及北露岩兩塊礁石。

日本八七年開始護岸工程,投資近三百億日元,除利用混凝土鋼筋「加固」,還加裝汰合金附設網,製造岩礁有被使用的假象。但加護工程,難抵風吹浪打,不斷出現裂縫及剝離得一直維修,目的不在兩點岩礁,而是比日本本土還大的經濟專屬區。

中共在二○○一年一月,提出新海洋戰略,擴張海洋領域;而沖之鳥礁四面八方,在地緣上屬「地理真空狀態」,解放軍豈可容忍日本「指礁為島」,使解放海軍無法在此海域自由航行。

○四年,中國政府主張沖之鳥是「礁」非「島」,並命名為「沖鳥礁」;○五年三月日本將沖之鳥礁編入東京都小笠原村,並實施救礁計畫,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登礁宣示主權。未幾即第一次在沖之鳥礁扣押台灣漁船,逼其罰款展示主權。

○六年,展開珊瑚養殖計畫,日本清楚該岩礁無法改變人類不能生活事實,而開始製造該岩礁具備經濟生活假象,將琉球阿嘉島的珊瑚,移植進入沖之鳥礁區域,中共當然不會坐視。

○九年,中共艦隊首度出現在沖之鳥礁東北方海域,進行巡防艦上直升機起降及艦艇快速迴轉演練。一○年四月,解放軍一支隊在沖之鳥礁日本主張的專屬經濟海域繞行。日本參議院五月即通過把附近海域劃入專屬經濟海域法案,將其法理化;中共立刻還以顏色,東海艦隊軍艦,抵沖之鳥礁周邊演練。一一年更分三批在鳥礁西南實彈射擊訓練。

國際軍事網頁出現一些評論,如「中國砲擊會不會不小心擊碎沖之鳥礁啊!」這些評論讓日人緊張,一面加速移植珊瑚,另一面在一二年又扣押一艘台灣漁船,逼其罰款才放人。

今年,日本移植珊瑚達三公頃,是世界第一的珊瑚種植面積,日本欲將「復育珊瑚」,聲稱是自然形成的。據此向聯合國提出專屬經濟區要求,此時再逮台灣漁船,逼船東繳款,視同認罪;台灣政府呼籲漁民避至此一地區,是默認日本專屬經濟區。

日本幕府時代,武士得到一把新刀或新招時,會抓一懦夫「試切」(砍殺),試試新刀或新招力道。問武士何以挑那個人,武士會說那人犯賤,所以「棄殺御負」(武士殺人免責權)。台灣漁船遭日本強行扣押、罰款,都在日本新措施前後,似乎有「試切」味道,日本不敢與中共「真幹」卻對台灣「試切」,是否台灣「犯賤」?

日本人重視禮貌,外交人員更是注重;但前天,日本交流協會代表卻以不屑眼神,單手接下抗議書。是他犯賤,還是他吃定台灣自己犯賤。

面對這個問題,請馬英九、蔡英文給人民一個答案。我們也要問在肯亞詐欺犯遣返事件中,捍衛台灣主權尊嚴英勇的朝野立委,在美國大黃峰降落我台南基地,立刻嚴令我方人員不得靠近,及此次扣船事件中,尊嚴主權就不捍衛了嗎?

   


日扣台漁船╱蔡英文脫中 美日收回甜頭
曾家珍/藥師(台北市)/聯合報
蔡英文大選前先後訪問美、日,為的是向中國大陸表態她有美、日做靠山,不怕施壓。

現在,蔡當選了,美、日知道台灣不會有拉攏中國的因素,便開始向蔡英文套取該國所需的國家利益,無論美豬或日本扣捕沖之鳥礁我方漁船,顯示出美日不再給台灣幻想。

馬英九因為親中,所以能抵擋含瘦肉精美豬及日本需索;準總統蔡英文明白表現不親中態度,上台後很可能會陷入三面都無牆的苦境,台灣老百姓有得受了。

   


日扣台漁船╱罵馬不轟日 看清政客嘴臉
苗知睿/小學老師(台南市)/聯合報
馬英九總統就我國漁船在沖之鳥礁附近遭日本公務船扣押,並罰款一百七十六萬一事發表嚴正聲明,譴責日本嚴重違反公海自由外,並強調我國漁民基本權益不能退讓的立場。

沖之鳥礁不到三坪,日本不斷透過人工擴建變成現在的好幾百平方公尺,並主張其有兩百浬專屬經濟區,指礁為島,蠻橫作為,民眾聽聞莫不義憤填膺,氣憤不已!

但是,筆者突然發現,有一群政客在肯亞、馬來西亞事件中為詐騙嫌犯爭取人權,不斷地怒斥馬政府無所作為;此次台灣漁船被日本蠻橫扣押事件,卻聽不見他們同仇敵愾的發聲。昨是今非,政客臉龐清晰可見。

   


八仙塵爆案/再議強制程序 應由當事人選擇
吳景欽/真理大學法律系所主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