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九二函電」解除最後通牒


【柿子文化心靈養生報】提供健康、飲食、旅遊等各種人生體驗,讓你不只照顧自己的身體,也疼愛自己的心! 【Money錢電子報】貼近生活,全方位的實用理財指南;公正客觀,深入淺出,提供您正確的理財資訊!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6/05/31 第3754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假如發生玫瑰花學運
聯合報社論 聯合/以「九二函電」解除最後通牒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新政府應尊重專業才能堅定改革
聯合晚報社論 金門大橋 斷尾才能求生
民意論壇 方祖涵/超級經紀人的超級手腕
年金改革 別操弄對立仇恨
木材…水泥以外的新選擇
聯合筆記/林內閣與髮夾彎
沖之鳥外交可以模糊 不容是非不分
不穿制服 給弱勢出難題
美公立高中 服儀規定有4頁
羅智強:WHA的帽子、名片與膠帶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假如發生玫瑰花學運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假如,蔡政府執政期間,發生「玫瑰花」學運,占領了立法院、侵入行政院,有如打家劫舍般地翻箱倒櫃。

再假如,二○二○年,民進黨敗選,第四次政黨輪替,國民黨政府首任閣揆宣布,對玫瑰花撤告。你想,會發生什麼事?

那將是:綠營的人馬勢必立即嘯聚國民黨政府的行政院門口,向內進襲,宣稱「這只是政治事件,不是法律事件」,官署不可抵抗,警察無權阻擋。然後,抗議人馬就在行政院門口安營紮寨、埋鍋造飯。哪一個警察敢阻擋群眾,我就告你殺人未遂,且絕不撤告。反正,這只是「政治事件」,我跟你沒完沒了。

這是台灣藍綠博弈的基本形態。林全宣布撤告「太陽花」,行政院門口不會有事。但若另日換了國民黨政府撤告「玫瑰花」,行政院勢必會被綠營包圍。也就是說,藍綠的政客不一樣,藍綠的群眾也根本不一樣。

其實,連「玫瑰花占領立法院」的假設也無可能。在台灣,不太可能發生「綠色執政的立法院被藍色群眾占領」的事件;這就是紅衫軍不會攻進總統府,但太陽花則占領了立法院的道理。

林全又說:太陽花學運的訴求已普遍成為社會共識。事實卻是:連太陽花反中仇中的「天然獨」也做不到。蔡政府吞下了二七五八、時代力量吞下了中華台北,甚至林奏延到了WHA連「台灣」都不敢說,卻受蔡英文總統褒揚。

請問林全:太陽花所建構的「社會共識」是什麼?

   


聯合報社論

聯合/以「九二函電」解除最後通牒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兩岸聯繫與協商管道,在國台辦與海協會雙雙發表一段無「九二共識」不能存續的聲明後,已處於空懸的狀態。對這個空懸狀態,如果置若罔聞,勢必日漸荒圮;屆時,兩岸的猜忌與隔膜恐怕就再難以匡復,蔡英文的任期也將在風聲鶴唳中度過。是否要走到這個地步,蔡英文必須再好好思量。

繽紛的就職典禮,也許會讓人產生一種浮晃的錯覺,以為兩岸關係仍可以用過去習以為常的文字包裝,塑造風平浪靜的假象;然後,再慢慢盤計未來。想像中,俟四年任滿,或許依然可以炒出一盤風味不差的佳餚。但現在情勢十分詭異,蔡英文好似業已打定主意,任爾東西南北風,對北京的「九二共識」通牒來個相應不理。

然而,新政府下注的風險委實太高,如今的台灣經濟禁不起更多政治動盪與折騰。這樣的僵持對峙,落在下風的必然是民進黨,而且可能賠上台灣的安定。

就在蔡英文就職前兩天,大陸商務部耐人尋味地公布今年第一季兩岸貿易最新數據,顯示台灣對大陸出口下降達十一.七%。壞消息並非始於現在,去年一整年台灣對大陸的出口總值已較前年減少了十二.四%,但大陸去年整體出口卻僅較前年衰退一.八%。連續一年多來,台灣對大陸出口衰退達到兩位數,主因在於大陸紅色供應鏈日漸成形,過去仰賴自台進口的項目,如今已由大陸自身的產業聚落取代。

蔡英文切莫見獵心喜,以為可以藉此趨勢擺脫對中國依賴,將籃子轉向歐美市場,或以新南向政策取而代之。去年台灣對東協十國的出口,衰退幅度更甚大陸,減少了十四.二%,對歐洲亦衰退十.九%。台灣經濟的病灶,顯非民進黨所宣稱的過度倚賴大陸,而是台灣創新能力與競爭力趨於枯竭所致。

此時此刻,蔡英文執政起步的第一個問號是:若兩岸失去政治互信,台灣能否在第一大貿易夥伴若干報復性制裁與消極性抵制下,仍有力氣爬出衰頹之淵?

這項通牒與後來的記者會皆在預告:一段時間內,蔡英文若仍自傲自慢地不甩北京,兩岸協商平台將即告中斷,包括熱線在內的兩岸官方聯繫溝通機制也將關機。而協商平台中斷不只是「大兩會」,兩岸ECFA下的「經合會」,及二十餘個協議下諸多「小兩會」,皆恐將一併掩門告退。

果真如此的話,台灣的「孤島效應」將一舉爆發。六年前與馬英九辯論時,蔡英文曾謂要「從世界走入中國」,然而,中國已不只是昔日中國,拒認「九二共識」所捻熄的,將不只是中國這盞大吊燈,還有與其新南向政策息息相關的RCEP;至於TPP,美國兩黨出線與將出線的候選人皆已表態反對,其前景並不光明。屆時,蔡英文再後悔未務實地接受「九二共識」,豈不太遲?

北京在蔡英文扛出了中華民國憲法之後,竟不到二十四小時即發出通牒,似已抱定不惜讓兩岸進入新冰河期的決心。這固然反映了習近平的強悍作風,也顯示北京當局對於台灣人民竟以高漲的台獨浪潮回報八年讓利耿耿於懷,並深以為戒。此刻寧左勿右、寧硬勿軟,恐是無可再讓。

但反過來看,「通牒」其實也是一個回眸,是對往昔風景的流連。習近平曾為「九二共識」而赴新加坡「馬習會」,他絕不會反對蔡英文也攀此山巔,前提是要雙方政治基礎足夠緊實。由此看,通牒雖步步進逼,豈不也用心良苦?

陳水扁峻拒「九二共識」後的失政與困頓,歷歷在目,蔡英文不可再重蹈覆轍。既然承認了「九二會談」的歷史事實,何必又自欺欺人地抹去會談之後「九二函電」的歷史紀錄?對此,自稱以「解決問題」為念的蔡英文,何不舉起函電電文,宣告她承認這份確然存在的信函,解除最後通牒的警報?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新政府應尊重專業才能堅定改革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新政府上路十天,就發生閣員突然提出新政策惹得同黨立委和地方首長的不滿和反對。為減少此種政策宣布過於突然的爭議一再發生,蔡總統指示未來有關民生經濟等定價政策必須讓她知道,再經研議後,由行政院拍板推行。此一決策模式的改變,是否代表府院關係出現不協調的問題確實令人憂慮,民眾更關切的是,何以聲稱「最會溝通」的政府,老是內部自相矛盾?沒有好的開始,新政府未來的施政表現是否會更加寸步難行?

先探討何以新政府會有諸多的內部矛盾。早在520之前,張景森政委發表的言論,其實已經透露端倪。張景森是基於能源和都更方面的「專業」立場,要求當時的張內閣收回電價調降的決策,並批評文林苑都更案的社運團體,卻不自覺掉入了「政治」不正確的陷阱,不但和當初民進黨反對馬政府油電雙漲的主張自相矛盾,更得罪了當初黨內暗助的社運團體。而最近交通部長賀陳旦取消端午國道夜間免費及東西向國道擬收費的主張,其實也是專業方面有所依據,因為國道「計程收費」乃公平又有效率的正確政策,馬政府當初也主張全面實施,民進黨帶頭反對才留下橫向國道不收費的結果,今天專業的交通部長想要改革,卻又掉到民進黨自己挖的坑洞裡。

由此可見,新政府一上台就跌跌撞撞,問題不在於「內部溝通」,更不在於不知民意所在,關鍵在於,民進黨在野時的政策主張「政治」考量凌駕「專業」,雖然形塑了民意,造成此次的政黨輪替,但也讓自己執政時掉入政治和專業上無所適從的窘境。

新政府過去在民生議題上政治凌駕專業的案例可說不勝枚舉。例如,除了反對馬政府的油電雙漲之外,在競選白皮書主張2025年無核,卻又承諾電價不調,又寄望民眾節能,直到當選後還不願鬆口,說不定今年夏天就要面對電價非調漲不可的嚴厲挑戰。又如美豬進口,當年馬政府和美國談判時,民進黨除了用極盡惡毒的語言攻擊之外,更主張嚴格的瘦肉精零檢出,在總統大選時就透露讓步的訊息,選後更明講「擋不住」,遭到批評後只說還未定案,民眾其實已經高度懷疑新政府的誠信了。另外,兩岸服貿和貨貿的議題,當初以批評黑箱作業為由而擱置,選後又幾乎在監督條例上放水,無論如何自圓其說,都已經導致兩岸經貿倒退,使出口衰退雪上加霜。凡此作繭自縛的案例,相信新政府應該是心知肚明。

回頭檢視行政院長林全首次院會所提的三個要求,包括政策訂定要傾聽民意,充分溝通;確定施政優先順序,全力以赴;齊一目標,做好跨部會整合,以及三個期許,包括堅定改革;謹言慎行;勇於任事等,就顯得蒼白無力,而且自相矛盾。

所謂的傾聽民意,還不如捫心自問當下的民意不就是自己政治掛帥,處處討好民眾,誤導民眾以為政府的施政應該「物美價廉」的結果?施政優先順序應該聽偏重政治考量的總統和立委們,還是相對專業的行政部門?在野時精於政治算計,當家時又如何尊重閣員的專業?專業問題要靠官員謹言慎行就能解決,又如何讓官員們勇於任事?施政要和地方、立委溝通,又怕民意反彈,還要動輒向總統報告,此種曠日廢時的溝通如何發揮行政效率?閣員提出專業意見,被立委批評就退縮,又如何堅定改革?又怎能找回人民對政府的信任?

因此,對新政府我們只有一個要求、一個期許。要求是,凡是過去因政治掛帥做的決定,現在要改變,先向人民道歉;期許是,趕快向專業靠攏,才能勇於任事,堅定改革。

   


聯合晚報社論

金門大橋 斷尾才能求生
蔡俊鐿/結構技師、中央大學土木系/聯合報
金門大橋進度嚴重落後,又屢傳工安意外而停工,業主國工局限施工廠商卅天改善,否則將撤換廠商重新發包。本工程已進入金烈水道深槽區,地質為堅硬花崗岩,施工水深最大達廿三米,且海流流速快,施工困難度最高,是該檢討金門大橋下一步的時候。

目前金門大橋兩端已有局部完工或正施工進行部分,建議現有施工廠商應完成至各構件界面,如基樁、基礎、橋墩及大梁,由監造單位確認品質後,辦理驗收計價,俾移交給未來新施工團隊。

完成部分的金門大橋如何重新招標?目前公共工程一般採公開招標,以價格最低標得標,少數工程採異質性公開招標,先比技術經驗及施工規畫後,以價格低者得標;統包工程(設計及施工)大都採限制招標,訂資格要求廠商的規模及經驗,再比技術、施工規畫及價格,經整體評比後取優勝者決標。

金門大橋為跨海大橋,除主橋特殊脊背橋外,海上作業困難度高,非國內陸地跨河橋工程所能比擬,建議本案再發包採限制招標,並剔除採購法一○一條的拒絕往來名單,嚴格要求施工廠商提出最佳人機料規畫配置,具備充足的船機設備及經驗人力是本案完工必要因素。此外借力使力,中國大陸已有多座跨海大橋施工技術經驗,在符合國安考量下,建議適度開放中國大陸技術人員及機具設備參與金門大橋。

金門大橋須大破才能大立,斷尾才能求生,重新發包是一個重要選項。另為免重蹈覆轍,淡水河口之淡江大橋,一樣要求海上施工技術,施工困難度超高,已規畫開國際標遴選施工團隊,務期打造出呈現國際級設計理念的橋梁。

   


民意論壇

方祖涵/超級經紀人的超級手腕
方祖涵/聯合報
說到大聯盟知名經紀人波拉斯,大家腦海裡出現的,可能都是負面貪婪的形容詞,「吸血鬼」是台灣媒體給他的外號,紐約人雜誌稱他「勒索大師」也好不到哪裡去。這位曾經在小聯盟打過四年,卻因為膝傷結束球員生涯,有藥劑師跟律師背景的爭議人物,從八○年代中期進入選手經紀領域,從此改變大聯盟經營模式。

「球員的薪水會跟棒球產業的市值同步快速成長,在未來,我們說不定還會看到長達五年,三千到四千萬美金的合約呢!」,一九九○年的春天,才三十七歲的波拉斯在「棒球美國」雜誌大膽預言棒球的未來。後來,職棒產業價值真的向上翻了數倍,球員的合約更是屢創新高。光是今年跟馬林魚隊簽下長約的陳偉殷,合約總值就是波拉斯當年預測數字的一倍。

儘管多數球隊對這位超級經紀人有很複雜的情緒,對他旗下球員來說,波拉斯團隊提供的全面服務,卻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在球員面臨重大決定,或是球場低潮的時候,雖然手下有幾十位大牌球星,波拉斯還是會親自跟球員或家屬花很長時間溝通。而他處理球員問題的技巧,更是令人佩服,像是上周剛發生的例子:

紐約大都會隊的「黑暗騎士」哈維,去年被媒體跟球迷趕鴨子上架,超出預定投球局數兩成,結果今年狀況奇差,跟去年表現判若兩人,最近在主場比賽,還遭到無情球迷噓聲相迎。面對如此情況,波拉斯被訪問到客戶表現的時候,他告訴記者,「去年此時,有一位投手,防禦率高達六.五五,五月底進了傷兵名單。如果只看數字的話,你會說這個投手完蛋了…可是,他最近剛跟球隊簽下美金一.七五億的長約。」

波拉斯說的是國民隊的史特拉斯堡,也是客戶之一,他從去年下半季到今年為止表現優異,球隊用高薪提前續約。「經歷韌帶置換手術的投手,復原過程有很多變數。」「我還要澄清一件事,去年是哈維自己想要多投的,並不是球隊的錯。」波拉斯再拿出幾項精密的現代數據,說明如果除去運氣影響,哈維的表現沒有比去年差很多;他又提到哈維春訓前在經紀公司訓練營六周,體能狀況非常好,完全沒有受傷。

在短暫的訪談裡,波拉斯用史特拉斯堡跟哈維的比較,建立谷底反彈的可能性,讓大家降低對現在成績的重視;儘管全世界都知道年輕的哈維去年受了委屈,他可以痛罵球團「早跟你們講應該只投一百八十局」,可是說那是哈維自己的選擇,不但給球團一個下台階,也讓客戶看來大器;拿出自家數據的分析,讓原本針對哈維球速下滑,打者揮空率下降的數字派專家,不再獨占話語權;提到春訓前的自主訓練,讓大家知道哈維已經很努力。他的這段談話,透過熟識記者發表後,立刻變成各家媒體採用的主流說法。

雖然接下來的一切,終究要看哈維自己的表現,波拉斯展現的經紀人靈活手腕,還是令人懾服。就算是吸血鬼,成功也不是僥倖得來的啊!(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年金改革 別操弄對立仇恨
邱天助/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教授/聯合報
前幾天有媒體大幅報導:「八成公務員月退,比七成勞工月薪還高」。在年金改革的肅殺氣氛中,此項報導的背後動機,不言而喻。但是,這種淺碟且斷章取義的理解,並無助於改革的正當性,只能激發族群對立與仇恨的情緒。

依全球教師薪資調查顯示,台灣公教人員並非「肥貓」。鄰近國家新加坡教師年薪四五七五五美元,韓國四三八七四美元。香港公立中小學,即使新進助理教師最低月薪都將近台幣八萬元。相較之下,台灣教師的薪水並不高。

根據瓦爾基環球教育集團基金會二○一三年「全球教師地位指數」調查,有九十五%的國家都認為教師薪資仍然低於其應有所得。

何況各行各業薪資、待遇不等,全球皆然。總統每月薪資四十五萬、立委三十三萬,竹科工程師一個月就可以賺進其他許多職業三個月的薪水,有些企業執行長年薪更高達千萬,藝人、運動明星甚至可能歲入上億。但沒有人會主張應將這些人的薪資拉低到一般勞工水平。

因此,不能僅以薪資待遇或退休收入的差別,做為衡量公平正義的指標。我們應重視的是,社會是否有促進階級流動的機會和機制;我們毋需妒羨為什麼有些人總是屬於「人生勝利組」,但必須關心為何有些人一輩子只能當「魯蛇」。

有個令人感慨的街頭景象,訴說著階級殘酷的命運。十多年了,在新店的黃昏街頭,總可看到一位賣粽子的女孩。從小學,到現在讀私立專校,放學後,她都蹲在一處街角,賣著批來的粽子。

她身材比同年齡的小孩瘦小,常看到在強風中,必須使勁地用纖細的雙手去撐住不斷搖晃的大傘;在寒冬裡,看到她把身子捲縮在牆角,偶而探頭露臉輕聲叫賣。所幸她生性樂觀,不曾聽過抱怨。然而,問她畢業後要從事什麼工作,則一臉茫然。她說,其實她最喜歡的是吹直笛,不過沒機會繼續學下去。

在階級再製的循環下,這位勤奮堅忍的女孩,除非奇蹟,否則階級翻身的機會微乎其微。然而這並非我們期待的社會正義。正義的主張並非齊頭式的平等,階層流動的停滯,才是必須正視的嚴重問題。

這幾年來,年金改革的矛頭總是指向公教人員,甚至已經到達汙名化的地步。其實,已經退休的公教人員,多數來自中低階層,從小就養成「認命」的「生存心態」。他們努力讀書,透過考試才獲得一份確保生活無虞的工作;經過多年奉公守法的公務生涯,已經成為最被體制馴服的一群。他們不但缺乏革命意識,也缺乏實質的戰鬥力。面對這種仇恨式、報復式的改革,只能焦慮、無奈,成為待宰的羔羊。

其實,在國家財政不堪負荷,並且兼顧世代正義的原則下,沒有人會反對合理的年金改革。但是,也沒有人會認同一些人利用意識形態的分裂,去操弄對立、仇恨的語言和情緒,徒增社會的紛擾與不安。

   


木材…水泥以外的新選擇
楊正裕(台灣木結構工程協會理事長/聯合報
日前環保署長拋出將終止國家公園裡開採水泥原料的議題,引發議論。水泥開採自山林,製造過程耗費大量能源,混凝土使用的砂石料也需要自河川、山林間開採,因此使用水泥混凝土對環境生態產生莫大的壓力。混凝土是重要工程材料,然而並非絕對不可取代。

在台灣土木、建築工程採用的結構材料,鋼筋混凝土占最大多數,其次是鋼骨結構或鋼骨鋼筋混凝土。但美國每年上百萬戶新建的住宅八十五%是採用木結構,非住宅類的建築物也有十一%採用木結構。而日本新建房屋採用木結構的比例一向都超過四成,二○○八年之後突破五成。台灣工程界少見的木材,在世界各地反而是與混凝土、鋼材同等重要的工程材料。

木材來自樹木,光合作用長成一公噸的樹木,約要吸收一.四七公噸的二氧化碳(約一輛汽車三個月排出的二氧化碳),同時釋放出一.○七公噸的氧氣。再者,木材、混凝土與鋼材,在製造過程中每單位重的成品耗費的能源比例大約是一:五:廿四,木材加工製造所需的能源遠低於混凝土與鋼材。此外,木材的比熱小,熱傳導係數低,有利建築隔熱與日後使用時的空調節能。

林業與農業的經營類似。將樹木採伐後製成工程材料應用於土木或建築中,樹木成長時吸收的二氧化碳就固定在建築物中,而空出來的林地可以重新種樹,繼續吸收二氧化碳並釋放出氧氣,這是永續林業的核心理念之一;而且新種植的年輕樹木生長快速,吸收的二氧化碳較年老的樹木要多。所以永續經營林業生產的木材,是對環境最友善的工程材料。

隨著科技的進步,木材也有全新的面貌,防腐、防蟲、耐久性、抗震與防火等議題早有完善的方案,所以採用適當的材料,再透過合理的設計、嚴謹的施工與妥善的維護,木材亦可以適用於台灣的環境。

近年歐美各國嘗試突破傳統木結構高度的限制,紛紛建成七到十層以上的的木結構建築物。去年加拿大卑詩省大學開工興建一棟十八層、樓高五十三公尺的學生宿舍,除電梯井與一樓外,二到十七樓的樓版與柱子均採用木結構。近年台灣逐漸有公有建築採用木結構材料,例如知名的北投圖書館。現代木結構不只可以蓋度假小屋,也可以構築各項大型建築。

木材雖是古老的工程材料,但是已有嶄新的面貌。採用合法且來自人工林的永續木材,不僅對環境友善,而且新的木結構技術可以滿足各類土木、建築工程的需求。多使用木材,減少混凝土與鋼材的用量,便可避免山林的開發、減少能源使用、降低對環境的壓力。建議台灣各界未來選用工程材料時,可以將木材納入選項。

   


聯合筆記/林內閣與髮夾彎
游其昌/聯合報
今天是行政院長林全赴立法院施政報告,正式啟動民進黨完全執政機制。饒富趣味的是,林全日前到民進黨團拜碼頭,特別強調,六年沒回立院,因為「不覺得回到立法院會感覺很好」,如今看到民進黨在立院過半,希望透過這個機會,證明民進黨政府是絕對有能力處理國家事務,帶動社會進步的政黨。

林院長言下之意,顯然是「自己人」多數好過關,真的是這樣嗎?林內閣不會重演馬政府「國會多數,行政難行」的歷史嗎?君不見,儘管蔡總統再三強調新政府會是「史上最會溝通政府」,結果行政院發言人為了「生活品質」,不接個別媒體詢問;民進黨團會議中,有立委痛批政院「自走砲」,政策不和立委溝通,甚至直嗆「這是最不尊重國會的內閣」。

真的不能怪發言人童振源,他是有樣學樣。林全還沒接院長,就向媒體表示不接電話,不給獨家,蔡英文也是守口如瓶,以個人生活品質為先的老闆,比起親接電話前政府發言人們,甚至行政院長張善政,這個政府的作風,其實比較像對岸的發言人,一樣緘默無語。

豈僅是對媒體不耐煩,對立委當然是言必稱尊重,但政院衝勁十足,卻不會「溝通、溝通、再溝通」。看看新首長一周內開出十幾項大政策變革,有幾項和立委先打過招呼?光是交通部長賀陳旦的新政,還沒出門就面臨地方諸侯和立委大反彈,差點連出國行程都要被政院叫停,「改革路迢迢」,諸多首長初上任就放大砲,等到真面對國會時,全都成了「維持現狀,沒有時間表」,髮夾彎的功夫,全然不見蔡總統「解決問題政府」的氣魄。

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提醒各部會機要,政策要配套,不能輕忽細節,還「不能因為有爭議就退縮」,壯哉斯言,問題是,行政院能多挺閣員,讓這些閣員能面對民進黨這「草莽政黨」拍桌,仍能勇於改革?林內閣才上路,其實弱雞似的在野國民黨還沒出招,就忙著為自己閣員出包而到處滅火,前兩任政府都是這種急就章政策節奏,最後讓閣揆、首長如走馬燈的換,林內閣能逃脫得了這樣的宿命?

最關鍵的,其實還是小英總統的授權與府院互動。內閣首長們在談及新政策時,言必稱蔡總統,事事要和總統報告,相信和林院長期待的院內溝通有一定落差。這無關個人關係,而是憲政實務的「大總統運作」,林院長能頂得住多少立委向府告狀,向黨爭權的「民意反映」,還能「堅持改革」、「帶動社會進步」?新內閣面對的其實還是陳腐混沌的舊立院,沒有小英主席頂著,林院長的新國會經驗也不會多好過。

   


沖之鳥外交可以模糊 不容是非不分
陳一新/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系教授/聯合報
內政部長葉俊榮昨天表示,沖之鳥就是礁,礁也不會有專屬二百浬經濟海域。但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和外交部仍然重申,沖之鳥是島是礁,我們在法律上沒有特定立場。此說法似乎反映蔡英文政府為了媚日,竟然不惜犧牲漁民權益。

外交談判可以容許模糊空間,但卻絕不能是非不分。馬政府在沖之鳥礁卯足勁護漁,新政府一上台就腦筋急轉彎,不僅違反蔡英文矢言「強力護漁」的立場,且行政院發言人竟說對沖之鳥地位不持特定立場,恐怕有自我矮化之嫌。

首先,新政府在沖之鳥礁立場上向日本傾斜,是有跡可循的。蔡英文早被解讀為具有聯美日制中的戰略傾向。而由於馬前政府主張沖之鳥是礁,立場強硬;因此,東京高度期待蔡政府能調整政策。

蔡英文去年訪日,傳密會安倍晉三首相,並在安倍胞弟岸信夫的陪同下,走訪安倍故鄉山口縣。岸信夫五二○前訪問台灣,與蔡密談。後來岸信夫聲稱,日台雙方已就沖之鳥問題達成共識。

在日本政經壓力下,新政府向日本傾斜,並不讓人意外,就差沒指鹿為馬,說出「沖之鳥是島」的話,但罔顧漁民利益,已接近喪權辱國。

其次,全世界有那一個國家認同日本對沖之鳥的主張?不僅中國大陸與南韓都不承認「沖之鳥是島」,連美國都不敢說出「不持特定立場」之類的話。

日本曾在二○○八年向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提案,宣稱沖之鳥是島嶼,並主張二百浬專屬經濟海域。該委員會二○一二年做出決議,拒絕認定沖之鳥是島,要求日本提出更多事證,不啻在實質上駁回日本提案。遭到該委員會駁回後,連日本都不好意思再重新提案。行政院居然表示對沖之鳥不持特定立場,擺明採取愚民政策,存心糊弄台灣人民。

第三,在民意反彈下,新政府改口稱,台日在七月漁業會談時將會堅守立場;外交部也聲明對沖之鳥法律地位雖未有定論,但我方一貫認為沖之鳥不得作為兩百海里專屬經濟海域之基點。惟從談判學角度來看,一定是先抬高姿態,再隨著談判進程逐漸調整立場。但蔡政府竟然遇日腿軟,未談判前就自失立場,到了真正談判,豈不丟盔卸甲,潰不成軍?

第四,蔡政府在沖之鳥向日本傾斜,未來釣魚台問題又將如何?在二○一三年台日簽訂漁業協定前,日本水產省是有不少意見的,只是在外務省與歐巴馬政府的壓力下,才勉強支持。未來日本若決定縮小台日漁業協定適用範圍,難道能期待新政府挺起腰桿?

更糟的是,萬一蔡政府未來決定不到沖之鳥礁護漁,反而是中國大陸越俎代庖,代替蔡政府護漁,豈不尷尬?

   


不穿制服 給弱勢出難題
蘇怡兢/大學生(高雄市)/聯合報
近年翻轉教育大量出現,也開始討論起制服。我認為,這樣的議題能促進學生自主思考,並非壞事;從升學與考試掛帥的傳統思想不難發現,學生常被要求考試,而非思索,進了大學才開始學習照顧自己、與同儕相處的能力。

但每個同學的出身背景、階級養成都不一樣,倘若讓學生自由決定到校上課的穿著打扮,對於弱勢學生而言,無非派給他們一個艱難的任務,少數偏鄉的家庭要照料三餐已非易事,可能還得因穿著打扮受到排擠、感到自卑。藉由打破傳統制服形式的藩籬,讓學生培養美學概念與自我認同確實指日可待,但切勿讓這項美意成了炫家境的籌碼。

   


美公立高中 服儀規定有4頁
楊同強/工程師、美國高中生家長(/聯合報
報載教育部公告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造成各校師生關係緊張,甚至還有學生故意穿便服加上藍白拖上學挑戰服儀規定。

美國各公立高中沒制服,也沒教官,但這並不表示學生愛穿什麼就穿什麼上學,事實上每個學區都自行制定服裝儀容規定。比如說不可以露出肩膀、背部、乳溝或肚臍;短裙短褲不可以高於膝蓋四吋;T恤衫上不可以有槍枝酒類產品髒話或非法藥物的圖像或文字;長褲不可以垮下到露出股溝或內褲的程度等。

一般美國公立高中似乎不管頭髮髮式及長度,但對於上衣和裙褲的規定,文字加上圖片可以有三四頁之多。至於私立高中,規定穿著制服上學更似乎是常態。

在美國故意穿違反學校服儀規定去學校會有什麼結果?每個高中生開學時都會拿到一份學生手冊,列明學生在校應該遵守的規定,包括服裝儀容。學生必須閱讀後簽名表示接受並繳回,拒絕簽名或簽名後違反規定的學生屢勸不改,學區可以請學生回家,拒絕他繼續求學。學區不需要處分學生,也不必花心思管理,只要請學生回家便可。

在台灣,高中生服儀議題,的確應該由學生、校方和家長共同討論。學生如果能說服家長支持自己的選擇,相信校方也沒有反對的理由。高中生應該明白服儀規定不做處罰依據,並不代表可以穿任何服裝到學校,合適的服裝表示對師長及同學的尊重。如果堅持穿背心藍白拖去學校不能尊師重道,老師們應該也有拒絕受到屈辱而停止授課的自由。

   


羅智強:WHA的帽子、名片與膠帶
羅智強/野台發起人(美國)/聯合報
當葉金川以中華台北名稱參加WHA,蔡英文批評「不配當個政務官,連作為一般台灣人都讓人失望」、「矮化」。而蔡政府的衛福部長林奏延卻一樣戴起「中華台北」的帽子參加WHA,引來藍綠批評,當不讓人意外。

台灣在參與包括WHA的國際組織上,可簡化為四種待遇的可能,這四種待遇是不同的「帽子」與「名牌」排列組合而成的。

最好的待遇是沒有帽子,而名牌是「中華民國」或「台灣」,若能做到這一點,藍綠大概都會完全滿意。但在目前的國際現實,可能性是零。

次佳的待遇,帽子是「九二共識」,名牌是「中華台北」。也就是在九二共識的前提下,以中華台北名稱參加國際組織,但在WHA上口頭提及台灣,這是馬政府努力要維持的待遇,也可以說是「馬英九待遇」。

更差的待遇,帽子是「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是一中原則中最矮化我方的表述法),名牌是「中華台北」,而且,不能口頭提及台灣。這是這次林奏延所獲待遇,是「蔡英文待遇」。

最差的待遇,帽子是「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名牌是「中國台灣」。

這四種待遇,對應著根本的核心選擇是:台灣要不要參加國際組織?以及什麼樣的「帽子」與「名牌」,是台灣的底限?

這個現實難題,雖然民進黨在野時立場擺得很硬,強力攻擊第二待遇害台喪權,表現出好像其執政後就能獲得第一待遇,但在國際政治現實下,民進黨堅持第一待遇,必然的結果就是無法參加WHA與其他重要的國際組織。這使得第一待遇只是「理念上的想像」,現實上,馬英九所建構的「第二待遇」,已是有現實可能性選項中的「第一待遇」。

然而,表現像能爭取第一待遇的民進黨,上台後不但爭不到第一待遇,連馬英九建立的「第二待遇」也難以維繫,變成更矮化的「第三待遇」。這點並不意外,當蔡英文拒絕「九二共識」的帽子,而對國際組織有實質影響力與關鍵詮釋權的大陸,堅持最好的帽子就是「九二共識」時,接下來就會進入「實力對撞」的結果,蔡英文拿掉原來的帽子,那就由中共來決定新帽子,也就是「二七五八決議」。中共不但硬是塞了一個糟糕的帽子,還附送了一個「禁言台灣」的膠帶。這就是蔡英文待遇。

最後,這帽子、名牌、膠帶的排列組合,透露出一個弔詭的矛盾,控人害台喪權最凶的人,往往是最沒有能力捍衛主權尊嚴、害台喪權最烈的人。

   



大老看景氣 下半年台股搶先停看聽
近期台灣充滿著對未來的悲觀氣氛,日前中經院公布台灣全年經濟成長預測,竟大幅下修到1.36%;新閣揆以GDP「保1」為己任;還有國發會的景氣燈號連續10個月開出代表低迷的藍燈。

塑身計劃書!輕鬆keep住好身材
每當夜深人靜,躺在床上失眠時;或物質心靈覺得有點空虛時,心裡的貪吃鬼就會跑出來搗亂,掉入吃個不停的陷阱!其實愛吃並非罪不可赦,只是要懂得吃的「關鍵」,你的身體就不會再感到空虛。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